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龙8网投官网新闻网  >  校园风  >  学生习作·高中

英雄之殇

www.nhnews.com.cn      龙8网投官网新闻网     2020年12月25日 10:05:27

  风华书院高一(1)班石林骐

  火把上的红焰在上海的里弄间摇曳,似在胡乱地指着方向。寂静的夜空划过一道若有若无的哭声。

  那身穿便衣的身影一动,转身朝巷子深处奔去。拨开大火后的废墟大门,门板重重落在地上,掀起一阵烟尘来,火把冷却着,他扫视着烟雾笼罩的废墟。哭声消逝在浓浓烟雾中,角落里响起几声较稚嫩的咳嗽,火光映在那被灰尘侵袭的小脸上,是个小娃子!

  “胡副营长!瞧,我的顺子会听懂我说话!”话中的副营长回过头,慈爱地看着那说话的少年。麻布衣裳,一头短发干净利落,黝黑的手上握着条草绳儿,一旁的军犬高兴地在他脚边直蹭蹭。

  “哦?顺子会听小来西话了?我看看。”副营长笑着,下巴上的胡子一耸一耸的。

  “汪——”那顺子似是听懂了要抗议,纵身跃起,扑向小来西,和他打成一片,副营长斜倚在门板上看着两个小东西闹得如此开心,长长舒出一口气:“来西啊,希望顺子能保护你好好长大。”杨来西和顺子渐渐跑远,夕阳下的村落里,传出了几声渺远的犬吠。

  1941年5月,浙东沦陷,中共中央浦委组织武装南渡三北,刀枪无眼,组织要求年幼的杨来西留在浦东,但杨来西悄悄带着可爱的军犬先躲在了舱下,直至船入大海才出来。

  杨来西在浙东部队做了通信员,组织派他照料隐蔽在石人山的伤病员。

  那年初冬,山间漫天飞雪,拨开枯枝落叶,雪地上留着两排脚印,梅花串似的一排,另一排也轻快地沿向山下。小来西手中提了一篮子盘尼西林,正担心如何送回去,低头瞧见了顺子,小家伙吐着舌头,仍是欢快地摇头摆尾,衬着雪地,像极了一朵灰黄的花。

  灵光一闪,杨来西把篮子挂在顺子脖子上,手指着匿于山间的基地:“去!”只听“哔”一声响,顺子如一道灰色的闪电,向前蹿去。

  杨来西搓了搓干裂的手:“挺冷啊!这儿。”提了锄头竟干起活来。

  聪明的小来西却没想到敌人已经缓缓逼近。

  沙沙的脚步声近了。

  一个冰冷的枪口抵在来西的后背,“小鬼!共党的基地快带我们去!”他回过头,迎面又走来一个满脸横肉的死汉奸。

  “识相的就说出位置,太君大大有奖!”那汉奸一顿,横肉骤然颤动着狞笑起来,如同在冬日里拧出来的麻花,手掌在来西脖子上一抹,“不然,刀枪可不会长眼呐。”边上几个鬼子提着枪,一步步迈向来西。

  一声犬吠带着狂啸的风从天而降,一个鬼子瞬间倒下,留下一声凄厉的惨叫便没了声响,那汉奸杀猪似的尖叫着爬向树后。周围几个鬼子反应过来,抬起黑洞洞的枪口指向顺子,枪声先后响起。那道灰色的身影倒在了地上,白净的雪地里被染上了一片殷红。

  杨来西从鬼子的手里挣脱出来,疯了一般抡起锄头砸倒一个鬼子,又是一声惨叫响彻山谷之间。来西回身举锄再欲抡下,却只觉左臂一麻,锄头当啷落地,枪声却没停下,全身几处的麻木,让小来西再也站不稳,重重仰天倒下。血泊之中,他把头扭向了顺子,眼角的泪混上了血液成了淡红色,淌到雪地上,渗了进去,来西的眼皮越加沉重,最终合了上去。

  雪,从天空深处落下,飘在来西的身上,他似乎又听到,那几声渺远的,熟悉的犬吠。

  (指导老师:吴秋颖)

  编辑点评

  这是一篇历史故事的改编文章。原来的故事是梗概式的,寥寥数语,只有小英雄来西的生平简介。把故事梗概改得有血有肉,有情节有细节,不仅需要丰富的想象力再现场景与画面,更需要一定火候的笔力。全文语言流畅,行文自如,善于环境渲染,埋下伏笔,可圈可点处不少,尤其是结尾处意犹未尽,给人留有想象的空间。如果小来西的人物形象塑造上再丰满厚重些,则更是锦上添花。

责任编辑: 童碧珍    稿源龙8网投官网新闻网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