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者金燕

www.nhnews.com.cn      龙8网投官网新闻网     2021年03月10日 10:58:08

  南溪生

  当我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脑海里浮现的是这样一幅图景——一位身材颀长,秀发披肩的女子,安静地端坐于春光融融,莺飞燕舞的绿草地上。她的面前是画板,再前面是潺潺碧水,依依青山。她轻舞笔墨,调色板中的各种色彩经了她的手,都精灵似的和着眼前的春色一一跃进画板,不一会便满纸云烟,活色生香。浑浑然,不知何者是景,何者是画。琴棋书画,一个人拥有其中一种技艺便是幸福的,而如若是一名女子,且技艺又出乎其类,无疑更叫人艳羡。友人金燕即属此类。

  她是一位“画者”。之所以不愿以“画家”“画师”之类称之,在我看来,“画家”这顶帽子略沉了些,而“画师”又匠味太浓,都与其气质不符。唯有“画者”,不轻不重,潇潇洒洒,最是相宜。这一点,单是从她的落款即可看出一二。有人画得几笔兰花,便要自称“画兰圣手”,有人流水线式的作些商业画,竟被冠以宗师,而这些人的落款,也往往是能用上的名号有多长便多长,有多大便多大。仿佛不如此,就如锦衣夜行,生恐别人低看了他。金燕则不然,落款处大多淡淡一“燕”字,既不见头衔,也不署甚堂室雅号,好似微风细雨间,真有一燕子在空中轻轻划过,不着任何痕迹。比之于乌雀的聒噪,“大师”“名家”满天飞之今日流俗,其所呈现出的低调谦和姿态,无疑让人亲切得多,也真实得多。

  画是色彩的艺术。然而,善画者必不止于懂得色彩之调和,如文学之决不止辞藻的华丽堆砌,还有布局之巧思,意境之营造,旨趣之传递,更有思想和灵魂的抵达。假若字如其人,画如其人这样的命题成立,以我“门外汉”的浅陋眼光来看,不管是何种画法,哪种派别,一个真正的画者,笔端所倾注和传达的,是其对现实世界的另一种观照。而这种观照又恰如一面镜子,能或多或少映见其内心。色彩的晦明变化,线条的转折提按,布局的疏密有致,方寸之间,或浅或深,或徐或疾,或张或弛,譬如人之呼吸吐纳,都有生命的律动。

  金燕作画,淡墨秋山也好,花鸟鱼虫也罢,工笔也好写意也罢,透过其线条和色彩,总是能让人感受到一种平和静谧的气息,一种安详之中孕育着生命的美好。即便是泼墨泼彩,浓烈之下尚有一分恬淡和闲适。我以为,此是意境,也是心境。这一份恬淡闲适乃至从容是骨子里的东西,也是修为的结果,断非一个汲汲于富贵荣利者所能有。

  我与金燕相识几近二十年,并不知道她获过多少奖,入过多少展。我所了解并唯一能确定的是,在画画这件事上,她的热爱和追求是出自于内心的本真。她安安静静教书,安安静静作画,把艺术作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来呵护,这让她的作品看起来格外干净。我想,她应该是找到了自己最舒服的一种状态——作画之状态,人生之状态。而这样一种状态,也必将让她的这份热爱更为持久。

责任编辑: 赵稚娴    稿源龙8网投官网新闻网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