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尽其用

www.nhnews.com.cn      龙8网投官网新闻网     2021年04月21日 09:27:38

  赵奋斗

  一

  有剩的车子坏了。他跟我说开起来有点响。我听了半天,没觉得跟平时有什么差别。这人皱眉摇头,说什么东西落你手里真是倒霉。我撇嘴,心说你落到我手里几十年,不还活得好好的吗?

  我用东西的确是比较费,手机电脑在我手里基本活不过两年。但我有自知之明,买电器从来不要好的贵的,比如我刚开公号那会儿用的手机是个盛惠八十元的杂牌机,被我不小心摔了一下,触屏时灵时不灵,每次用之前得先大力摁手机人中十几秒,如果还没反应,就在桌上磕两下,有时候甩一甩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在有剩发现之前,我就这么又甩又摁地坚持着用了半年。

  第一次看见我犯癫痫似地甩手机,有剩一脸的难以置信和痛心疾首,就好像我甩的不是手机,而是他的心和肝。

  有剩是个特别惜物的人,什么东西到他手里都能用很久很久。

  老实说,倒也不全是为了省钱抠门,他就是认为要物尽其用才对得起这个东西。他吃饭用纸巾,就跟我们写字一样,先从纸巾的一个角开始,每擦一次往右移一点,等第一排都用过了,把那一排折过来,然后再从左往右依次地擦。

  所以这人吃饭,从来只用一张纸巾,而且用完了叠得板板正正,不打开都不知道是用过的。

  跑题了,接着说车。

  车子送去车行一查,还真出问题了,而且是大问题,修起来要七千多。

  我建议就别修了,把车子trade in换一辆。但有剩不舍得,这两天每每一讨论这个话题,他就祥林嫂样地跟我唠叨:才开了六年啊!才开了六年!

  我猜他是觉得这个车子应该跟我一样,活蹦乱跳一路陪他跑到死。

  二

  上一辆让有剩想要生死与共的车子得是二十多年前了。

  那时我们刚结婚,有剩觉得有家有老婆了,该买个好点的车,于是一咬牙一跺脚花3200元买了辆车。这3200元对我们那时是个什么概念呢?那会儿他每个月奖学金不到1000块,我们银行总共4000来块钱。

  基本是用全部身家买了辆车。

  所以有剩对这个车子极为爱护,上车前都要反复蹭鞋底,生怕把他的宝车踩脏了。

  没想到车子买来开了没多久,被一个左拐不看路的愣头青迎面撞了,人没事,车子撞得很惨。警察判对方全责,保险公司派人来看了看,见这车子翻唇吐舌的死相,大笔一挥赔了2800元。

  那个车吧,其实被撞得比较巧,虽然看着龇牙咧嘴惨不忍睹,但内部并没什么大的损伤。说白了只是破了相,脑子和心脏都没事。

  于是我们拿到钱也没把车子送修车行,有剩去junk yard(算是废品回收场吧,很多人会去那里买卖旧车零部件)花200块买了个车前盖,自己换了,继续开。

  可毕竟是毁了容的车,能开是能开,但也是真丑。车盖跟别处不是一个色,而且下巴歪歪地支楞着,有点地包天。

  不过我俩不在乎。我四十好几了都敢拿着八十块钱碎了壳的手机四处乱晃,何况是二十岁穷得掉渣的时候。有剩就更无所谓了,他看东西从不挑外貌,只注重功能和实用度。(你们闭嘴!他找老婆还是看外貌的!)

  更不要说这车还给我们挣了2800块,堪比建功立业的汗血宝马,丑不丑的就更无所谓了。

  随后的夏天,我们当地有个罕见的暴风雨,整整一晚上雷电不断,每一次闪电打亮天空时,都能看到大大小小折断的树枝在狂风暴雨中翻飞旋转,跟世界末日似的。

  当晚我俩一宿没睡好,我是怕我们那个半地下室的小窝被水淹了,有剩是担心他的汗血宝马被雷劈了。

  第二天雨过天晴,出门一看,公寓停车场好多车子被刮破砸坏,甚至有被倒下的大树砸个灭顶之灾。独独我家的汗血宝马,在一地玻璃渣和残骸中安然无恙,身上连个巴掌长的树枝都没有。

  这要么是神迹,要么就是车子实在丑到了片叶不沾身的境地。

  三

  要说这汗血宝马,丑归丑,但真是省心省力。在我们最穷的那几年,它很懂事地一次毛病没犯过,勤勤恳恳地载着我们上学,打工,搬家,跨州面试,直到毕业找到工作。

  所以有剩对这辆车满意得不行,恨不能给它养老送终。

  可我是个渣男。

  找到工作第一件事我就跳着脚要换车。

  有剩无比唏嘘,说从车的事情足可以看出我是个薄情寡义喜新厌旧之人。

  对啊对啊,他可小心点千万别让我发财,否则第一件事就是把他给卖了。

  买车前一天我俩花了一下午把汗血宝马又洗又吸地好一通收拾,然后送去车行要求trade in。人家看了看,出价一百大洋。

  我觉得这个价格很合理。你想啊,3200买的,赔了2800,修了200,往多里算也就是个市价600的车,然后开了三年,给100正经不少了。

  正要点头答应,有剩在一旁不干了,非但不干,还很怒:一百???一百???我这车还能开呢!!!

  那个销售员也是牛气,回了有剩一句:你认识你的车不?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有剩认为一百块是对他的汗血宝马的侮辱,坚决不肯卖。于是当天我们左手新人,右手糟糠地新旧两辆车都领回家了。回家这人想想还气得不行,直眉瞪眼地跟我说:居然说这车只值一百?!这可是个能上高速开长途的车!

  唉。话是这么说,可是你不能因为一个人八十岁还能跑马拉松,就非说人家年方二八啊。

  四

  “卖多卖少无所谓,关键是这个车还好好的呢,不能糟蹋东西!”

  随后的周末,有剩在汽车零件店一边买雨刷一边跟我愤愤然。

  他要自己卖车,卖之前得换个雨刷,因为那个雨刷用起来吱吱乱叫。

  我是不赞成换,这车最多卖不出三百块,一个肯花三百块买破相车的人,会在乎雨刷吱吱叫吗?

  但有剩坚持要换,一副嫁姑娘的样子要把他的车子打扮得美美的卖出去。

  然后周日我在家做家务,他在外面换雨刷。过了不到半个小时吧,这人气急败坏地进来,说车窗碎了。

  具体怎么一番骚操作我也懒得说了,反正他换雨刷的过程中,给车玻璃砸了洞。

  真的,我早就说那雨刷叫就叫呗,还能喊破天了?

  于是雨刷也不换了,改上网查怎么自己修补车玻璃。

  快到傍晚,车玻璃补好了雨刷也换了,我俩饭都顾不上吃,在小区试车。

  这玻璃到底补没补好,找几个坑坑洼洼的路开一下就知道了。

  有剩一边开车一边跟我解释,说如果裂痕继续蔓延,希望扩张的方向是朝车窗边角处,一旦朝中间蔓延,整块玻璃就没戏了。

  正说着,一个坑颠过去,就看眼前那个小裂痕,烟花绽放般蔓延开来。

  嗯,至少雨刷不叫了。

  五

  玻璃碎成这样,肯定是没法卖了,修也不值得修。有剩打了一圈电话,有家junk yard愿意五十块钱收购这辆车。

  我生怕有剩受的刺激不够深,“安慰”他:可以了,虽然没挣到一百,五十也不错。你要实在想不开,送去junk yard之前把车座拆下来做个留念?反正你也年轻,可以扎马步开车。

  事实上我们还是太乐观了。

  到最后,我们连五十块都没挣到。

  因为把车送去junk yard那天,被警察逮着了。

  警察说你这个车不能上路。

  知道知道,能上路我们就不扔了。

  我们点头哈腰:不上路不上路,这正要去垃圾场呢。

  好说歹说警察不搭理,硬是开了张罚单。

  卖车五十,罚款五十,里外里忙了个寂寞。

  攥着罚单,我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再次跟有剩确认:要不要把车座拆下来?我可以去旁边店给你买个板凳坐着。

  你不是喜欢物尽其用吗?

责任编辑: 赵稚娴    稿源龙8网投官网新闻网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