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薯记(上)

www.nhnews.com.cn      龙8网投官网新闻网     2021年07月09日 15:35:46

  仇叶祥

  在一般人眼中,番薯是一种极其普通的食物。但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人心中,它是赖以生存的救命食粮,它救过很多人的命。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连续三年严重自然灾害,生产队粮食歉收。政府调整农村政策,允许农民垦荒种粮,实行生产自救。老家岙胡的村民便在山脚旁,溪滩边垦荒,种下番薯。当年番薯收获后,饥荒就得到缓解,第二年基本上走出困境,第三年多余的番薯,还可以磨制淀粉,煎糖浆,做番薯糕,烧烧酒了。记忆中,那时家乡种的是小种番薯,红皮白心,表面光滑。生吃松脆味甜,冬天把它放入地窖储藏,开春挖出来生吃,比雪梨更脆,更甜。现在日子好了,家里苹果,梨头,柑橘等各种水果不少,但我总是怀念那红皮白心,咬一口满嘴甜汁的小种番薯。

  相比其它作物,种番薯比较简单。新开垦的荒地土质较薄,只要把两边的土刨上来做成垄,在垄的中间埋进用焦泥灰发酵过的猪,牛栏作底肥,拌点过磷酸钙更好。高高隆起的垄土壤厚,底肥足,能促使番薯快速生长,更有利块根发育增大。老家种番薯的秧苗分拍芽,剪藤两种。秋天收获的番薯,选择无病虫害,薯块中等,表面光滑的为薯种,放进地窖,春天拿出来育苗。过去育苗,没有尼龙薄膜等保温材料,只能靠猪,牛栏,砻糠,谷壳,稻草等保暖,大家形象地叫这个方法为“孵”番薯种。番薯种出洞后,头朝上排列,周围铺上保温材料,底下铺足基肥,薯种很快就会抽出芽头。芽头长到15公分左右,已有几片叶子,掰下芽头直接栽插到垄里拍芽。拍芽以直插为宜,把芽头掰下来,插在地上让它长藤蔓,再把藤蔓一段段剪下来,栽插到垄里的叫剪藤,剪藤以斜插为宜。番薯秧不管是直插,还是斜插,都不能直接插在基肥上,以防止霉根。番薯种只要给它足够的营养,一定的温度,会一茬茬不断地抽芽。岙胡人栽插番薯秧的时间是芒种前后,剪藤栽插的时间略晚于掰芽,但不超过夏至。

  小种番薯的藤蔓比较长,藤蔓每节都会生出毛根,毛根钻入土中会越长越粗,最粗的毛根会长到小手指那么粗。毛根与块根争夺营养,影响番薯产量。所以小种番薯在田间管理中,就多了一道翻番薯藤的工序。十天半个月,去翻一次番薯藤,把钻入泥土中的毛根拔出来。头顶着烈日翻番薯藤,那是我放暑假后的一项重要差事。开始翻番薯藤,藤蔓短比较省力气,后来藤蔓越长越长,翻起来就特别吃力。好在随着番薯藤的长长,垄里的块根也渐渐隆起来了。我选择最大的块根,用柴刀嘴小心地把它挖出来,再用泥土盖好根部,以免影响其它块根生长。把小番薯在溪水里洗净,就成了可口的点心。吃多了正在长大的生番薯,肚子胀得圆鼓鼓的,回到家会不断地放响屁。父母亲知道我偷吃了生番薯,他们相互看看,暗暗地笑着不点破,知道处在发育期的儿子,正需要补充营养。

  秋天掏番薯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先用镰刀把番薯藤割下,一圈圈卷起来挑回家。剪下嫩头煮熟,酿在七石缸里作猪饲料,老藤蔓晾干储藏起来冬天喂牛。一株番薯有好几斤,它们有的一颗独大,有的姊妹成双一般大,有的三五成群一起长大,形态各异,惹人喜爱。新出土的番薯色泽鲜艳,在阳光照耀下,散发出独有的芳香。

  番薯挑回家,小山似地堆在屋里。吃过晚饭,母亲顾不得白天掏番薯的劳累,坐在小板凳上挑选:挑选最好的留作番薯种,挑选比较圆滑的做番薯糕。再分别挑选出磨淀粉的,煎糖浆的,烧烧酒的。父亲坐在竹矮椅上,嘴里含着烟斗,吞云吐雾,看着满屋的番薯,露出欣慰的笑容。母亲变着花样,做出番薯不同的口味,调节全家人的胃口。她把番薯洗净切成片,中午煮饭时贴在锅边。饭熟了,番薯也熟了。贴在锅边的番薯,颜色焦黄,吃起来香喷喷,还节省柴火。她把番薯切成丁,加上几把米煮粥,再弹上几粒糖精,全家人当夜饭,吃起来甜甜的,既节省粮食,还节省下饭。她把番薯,芋奶同锅煮,再放上羹杠,羹杠上蒸着乌粉麦糕。一锅三熟,让大家挑选着吃,当餐吃不完,下顿接着吃。她把番薯煮熟捣成糊状,和上米粉做成饼,两面煎成金黄,趁热用饭布包起来,就是父子们出门便于携带的昼饭。番薯饼外酥内软,隔餐吃还是那么可口。把番薯,芋头,萝卜切成小块,炒成三丁,既可当饭吃,又可当“羹过”。

  番薯丰收了,充当粮食有余,就磨淀粉,做番薯面。磨淀粉要抢时间,刚挖的番薯含淀粉高,放过一段时间番薯糖化,就磨不出淀粉。把番薯挑到山下潭水里洗净,洗净的番薯磨淀粉,才不会带丁点泥沙。磨淀粉的工具很像萝卜丝刨,不同的是萝卜丝刨孔大,孔是斜形的。磨淀粉的工具孔细,密,多,是直形的。工具斜放在大脚桶里,站着磨可以把桶搁起,坐着磨把桶放在平地。一只手扶住磨番薯粉的工具,一只手拿着番薯在细孔上反复磨锉。磨番薯粉很吃力,全家人齐上阵。工具上的洞孔太细,经常会堵塞,需要不断地用清水冲淋。

责任编辑: 赵稚娴    稿源龙8网投官网新闻网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