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花小记

www.nhnews.com.cn      龙8网投官网新闻网     2021年07月09日 15:35:42

  谢海云

  院中有花数十盆,蕙居多,兰次之。蕙与兰,若不开花,难以区分。李渔这样喻之:蕙之与兰,犹芍药之于牡丹,相去皆止一间耳。芍药牡丹两者虽形神颇似,但仍好区分。牡丹属木本,大气雍容;芍药属草本,婉约小美。

  兰蕙种养已有三十余年,我自然辨认得出。年少时,家乡山虽矮,兰蕙倒不少,父亲砍柴,时常带回几株,老家院里盆盆罐罐里都是。工作后,与兰友上山挖兰,更熟稔蕙与兰品种多样,但不开花时区分较难。蕙一枝多花,叶肥长;兰单花,叶短瘦为多,偶开并蒂兰,少之又少。蕙与兰,花期不一。春蕙也叫九头兰。民间有谚语:一月兰,二月兰,三月才开九头兰。冷冬亦或初春,兰先开,一枝一花,一株可多花齐放,三两片,五六片叶子,冷高静气;暮春,春气烂漫到不可收时,蕙才开。

  蕙花多叶多,李渔嫌它繁杂,教世人如何手工变蕙为兰:留花去叶,痛加剪除,十存二三,去两角而尖之,使与兰叶相近,如此,叶衬花美。早年,我亦学李渔,修修剪剪,硬是把蕙改成了兰,后来想想,蕙是蕙,兰是兰,如此折腾,自家面貌全无,也许不是蕙本意欢喜的。如今,院中兰是兰,蕙是蕙,即便休花时节,一眼望去,仍可识别。

  再说牡丹。去年买了两株牡丹,一粉一红。种下不久,就开了,粉的那株先开,开得很粉,很大,第一朵最好看,又大,又粉。后来的几朵,稍显逊色。对着牡丹画牡丹,画完题上:雨后牡丹胜美人。并不是我看到了雨后的牡丹,是我画出了湿润润的牡丹。以为美的东西总要加点忧伤的调子,就像西施总是病恹恹的才美。可过了一两天,下雨了,粉牡丹像一块纸手帕,一沾雨水,就溃不成形了。到底我还是不懂牡丹。

  据说牡丹喜旱怕涝,去年的天气常年少雨,果然合适,两株牡丹都长势良好。冷冬时节,怕芽儿冻伤,用塑料薄膜包住。开春打开,芽儿完好茁壮。几日后,气温升高,开始抽出紫粉色的新叶来。料想花苞指日可待!如果今年牡丹再开花,我再画,可以落什么款呢?

  期望太早,崩溃也速,今年的牡丹,未见动静。一粉一红两株都未结苞,叶子却出奇的好;芍药也是,郁郁葱葱,独不见花苞。若未亲睹去年的花,真怀疑是品种出了差池。一墙之隔,邻居家的牡丹芍药都开了,品相不错,只能怀疑自己种花手法不对。细问,他们在去年的冷冬没有如我这般呵护,风霜雨雪袭来,照样裸露天地待之,而我,用薄膜层层包住,牡丹芍药均受此宠幸,寒冬将尽才卸去。症结或在此。

  偶遇花店老板,询问之下,才知病在施肥,氮肥太多。忆起,去年年底,买了一大袋现做的五谷粉,本想补补身子,但工作一忙,时日一长,担心变质,弃之又不舍,就埋在花坛里当了肥料。养花种花全凭兴致,少经验。至于五谷粉是否属于氮肥,未及深究。但深信,牡丹芍药终会开花。

  院中还有莲。雨天,一朵白莲初绽,是今年的第一朵。数一数,今年才结了三个花苞。记得去年也只开了三朵,我不知道今年还会不会有第四朵,第五朵。

  莲是朱老师家分的,前年阿姨给我的时候,我犹豫着不知道怎么种,后来想到婆婆留下的一只咸菜缸,不大不小,刚好可种荷花。院子里有余土囤着,密封在罐子里发酵的草肥,已满三个月,仿佛一切都提前预备好。缸里放进土,拌上肥料,埋好莲藕,倒上水,算是种好。几场春雨,小荷露尖,再养几尾小鱼,去去蚊蝇的幼虫孑孓。在很多个清晨,会流连在花间,看鱼,找花苞,不断有惊喜,一朵,两朵,三朵。不同角度拍照,发朋友圈,等花开完,整个夏天也就过去了。霜后的暮秋,不经意间,居然收获三个风干的莲蓬,用剪刀细心剪下,放在案前的花瓶里,一朵花的命数好像才算完成。

  一冬过后,几乎忘记莲的存在。几场春雨,足以灌满水缸,小荷又尖尖。端午一过,花苞亭亭而立。一朵,两朵,三朵。

  花的种类林林总总,养花的手段也是各自五花八门,但于我来说,最重要就一个心得,对花即对人,你付出几分,你便也得到几分。

责任编辑: 赵稚娴    稿源龙8网投官网新闻网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