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地方是高邮

www.nhnews.com.cn      龙8网投官网新闻网     2021年07月16日 08:39:21

  胡燕琴

  一个地方呆久了,就想着去另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因为有秦少游有汪曾祺,于是就去了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是江苏的高邮。秦王嬴政在此“筑台置邮亭”开启了高邮的邮文化,因邮亭置于高台,“高邮”由此得名。

  高邮这个城市不大,生活节奏也慢。路上看不到密集的红绿灯,也看不到密集的等红绿灯穿过马路的人群,有的是稀稀拉拉骑着小电驴过街穿巷的男男女女。高邮的人也好。滴滴小伙实诚的有些可爱,载着我们没有感觉是在拉客做生意,倒感觉是载着异地的老友,一路在侃风景,在谈深巷里的美食。景区里遇见的当地游客也亲切,他乡遇故知大概也是这样的,看到我们这个点打不上车,停住脚招呼我们坐他们的车,带我们到城里,聊到我们同是老师,坚持第二天带我们去看最地道的景点,当然我们也不好萍水相逢叨扰他们。

  高邮的风景自然也是好的。文游台是秦邮八景之一,淮堧名胜之地,因苏轼过高邮与本地先贤秦少游,孙觉等集会于此,饮酒论文,故此出名。文游诸贤之中,秦少游最得高邮人心,文游台实际上是秦少游的台。整个文游台以秦观之词布景,一词一景,一区一色。进门,即见树木蓊苁郁然之处,巨石如桥洞,石上赫然写着“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此景观小品取自秦观的名篇《鹊桥仙》中的经典之句,拱形石头似“鹊桥”,树木团团簇集,有喜鹊翩跹而来的寓意。移步向前,左拐又一景观“山抹微云”,取秦观词作《满庭芳》的“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中的意境,奇石假山,清水潺流,雾霭纷纷,有一番意趣。再进去有景观“小楼”,以秦观《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一句来拟景。穿廊过门,又有小景“风定池莲”,取秦观《纳凉》一诗,“月明船笛参差起,风定池莲自在香”,与满池的莲花相映成趣。步抵之处皆有景,景词相衬,如达词境,文游台有秦少游的诗词便有了文化的灵魂。

  汪曾祺纪念馆是高邮地标式建筑,古朴大气又不失简约,是双层楼宇式格局,外观形态如一摞摞叠放的书本,望去隐稀可见书与书之间堆叠的纹理。纪念馆有百年汪老,文学世界,为人为文等展馆,串联起汪老的人生与文学,馆内展区曲折相连,错落有致。阶梯式图书馆有现代的未来感,从底到顶铺开的整面书架,层级而上的木制台阶,读书的人三三两两分散着坐着,就忽然觉得汪老的文章《一辈古人》中写的“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的世界很平常”就很美好,我也想做平常世界中的我,隔去纷扰的俗世,对一本书,一隅地,一室时光。

  清水潭度假区在高邮的北郊,从纪念馆出发半个小时车程。到的时候是日暮时分,不见落日,但见日光。进园区就看到停靠着的一溜船,进去游人就我和小叶。潭水盈满,绿柳垂丝,水很厚,莹润有玉的质感,坐着船,船开过潭面,“噗拉噗拉”地响,船后是层层厚实的道道水纹。盘腿坐在船尾,看天光看绿水看两旁的树植,说不出的惬意。水面渐窄,看到浮在潭面田田的莲叶,袅娜零星点缀的红莲,船越往里开,莲越盛,到后来是船动莲开,船两边全是簇拥的贴水铺展开来的莲。船头的小叶,喊着“争渡,争渡”,呼啦啦一声,芦苇丛中的灰鹭三只两只五只,扑腾翅膀一飞而去,我们欢呼着背起了李清照的词:“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也是日暮时分,藕花深处,也是游兴未尽,沉醉不知归路,我想我们也会常记清潭日暮。

  下船,是满目参天的水上杉林,挺拔直立,迤逦延展。刚进林,杉树上挂有红灯笼,有喜气但也觉有俗气。缘木板路行,路旁是水杉,前后左右皆是水杉。早一晚下过雨,杉树因雨洗过,有天光云影的映衬,树身闪闪泛着光泽,清丽俊逸。排排杉树夹道中的水上风景最有韵致,有一汪凝碧如泼染绿色的颜料,有莲叶舒展裙摆挨挨挤挤地排开来,有浮萍漾水荡出一个个圆晕,一道一景致。池杉林很静,踏着木板路踢踏踢踏的响,鸟声啁啁啾啾,有如走在夜里,安静如睡般的静谧。走出池杉林,又是大片莲池,才看到两个拍荷花的摄影者。后来,我们打不上车,搭乘他们的车进城区,车上他们问我们,是否登上高台看鸟,我们告知看到过高台,但未能登上,他们深表遗憾,池杉林有鸟而且很多,棵棵树上都有,没看到鸟,此次清水潭之行就不算见到景。当我有些许失落时,忽然看到我的帽子上,衣服上零星有鸟粪,原来我也会过鸟。于是,我就开始想象,我在高台上,上面是天,下面是树,我在台上看鸟,鸟在树上看我。

  去高邮湖芦苇荡生态湿地是在第三天的黄昏。以万亩芦苇湿地文化打造的湿地公园,起初沿水上长廊曲曲折折地走,并未如期许的好。失兴而返时,看看乘船的时间尚早,就走上杂花丛生的堤岸,竟又看到了靠岸停泊的红船,于是就又上了船,尽管离返程的船时间几乎快到了。船在芦苇荡中飘,“嗞嗞嗞”的声音很轻,我和小叶又是盘腿坐在船头,整个芦苇荡又是我们两人和一个船工。水面平滑无波,芦苇如攒,团团围生,在一碧苇荡中似水上小绿洲;芦苇夹岸,青枝摇曳成片,绵亘铺阵,又疑似误入桃花源;芦苇低垂拂水,水上水下相触连,水下一个景,水上一个景。船在苇塘里荡,时不时有野鸭有灰鹭,野鸭在水上游,灰鹭在天上飞。我又在想长长久久地坐在这船上,听船荡过水的声音,看船荡过芦苇丛的风景。

  高邮还有盂城驿,有镇国寺,有西堤运河风光;还有高邮咸鸭蛋,有汪豆腐,有蒲包肉;更有秦少游,有汪曾祺,有实诚的高邮人。高邮,我就这样来了,于是就记住了这样一个地方,叫高邮。

责任编辑: 赵稚娴    稿源龙8网投官网新闻网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