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暑记(外三首)

www.nhnews.com.cn      龙8网投官网新闻网     2021年08月27日 09:52:41

  阿门

  昨夜的一场雨水

  是最后一批观众,曲终人散

  太阳君执导的影片《暴热》

  将下映,空调和电风扇将下岗

  世事热后又凉。早与晚

  凉意爬上手臂,被子薄了又厚

  窗外,栾树花开满枝头

  远处,吹来送葬声。

  暑气降下来了

  火气降下来了

  秋风

  秋风一来,愁事一来

  叶子失魂,又落魄

  怕掉下来

  丢了自己

  还有草,秋风一来

  愁事一来。一会儿倒向东

  一会儿倒向西,弄出一些

  多愁善感的声响

  这多像一些人,活着

  没有主见,没有定力

  事后又懊恼,事后又自慰

  树还在,根还在,命还在

  风也有生死。人在人间

  握不住风,就不要握了

  搬动

  半百后,有些东西

  我搬不动了

  前半生,学习搬运术

  把名,搬到门里

  把利,搬到家里

  下班后,叫上想象力

  把汉语,从字典

  搬到诗里

  后半生,是不是还在写

  是不是诗人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还能搬动,一口气

  从体外,搬到体内

  这看不见的一口气啊

  从手上滑落,一生就完了

  

  欲戒

  半百后,尤其是退休后

  肯定不是从前的那一个,阿门

  他其实不信耶稣,有点信菩萨

  他至今还活着,是因为

  好死不如恶活

  他其实不是诗人。是搬运工

  把心里的话,搬到纸上

  搭积木一样,假装会游戏

  他有两个对手,世俗和时间

  他一个都没赢过,失聪又失神

  于是,提前有了寡然和淡然

  戒酒,戒烟,又戒写——

  无突破,只是量的积累,不如封笔

  ——只念不写,也是修行

  不再学蚁群运粮,学大雁

  往南飞,终南山的南

  南极的南,企鹅慢悠悠的样子

责任编辑: 赵稚娴    稿源龙8网投官网新闻网

Baidu